当前位置: > 白金娱乐会场 >

浦江夜话八]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国际经济学研究总监Paola SUB

  [Paola SUBACCHI] 我写过一个报告,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看一下,我会向嘉宾分发的。这个报告当中,我们研究了中国四大金融中心是如何和金融改革、人民币国际化这些问题进行互动的。这是我们研究的一个背景。

  [Paola SUBACCHI] 大家通常会问我这样的问题,为什么伦敦的机构对中国的金融中心感兴趣?我这样回答这个问题,在中国所发生的这一切,其实对全球经济非常重要,不仅对中国很重要,对世界其他地方也是至关重要的。正是由于中国现在在世界经济当中扮演着重要的角,正是由于发展中货币的角,最终会实现资本项目的完全可兑换。

  [Paola SUBACCHI] 所以我们非常关注中国,这会帮助我们对全球经济获得一个重新的平衡。这是为什么我们是一个伦敦的机构,但我们还会关注这个机会。我们还会看看中国如何改革自己的金融行业,以及这些金融改革会如何影响这四个金融中心。我们看了上海、香港,除此外还看了澳门和台北,每一个都是非常重要的金融中心,作用是不一样的。

  [Paola SUBACCHI] 有的金融中心比较地区化,有的是国家的。香港,是发展得较为成熟的地区金融中心。在我们的报告当中,我们也谈到了金融中心的排名。为什么我们要对这些金融中心进行排名呢?我们要比较一下,可能比较并不足够,但通过排名,香港现在是世界上第三大最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,仅次于伦敦、。

  [Paola SUBACCHI] 香港非常重要,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,有很好的和世界其他地方的连通,它和世界其他地方的资本有很好的连通。其他的金融中心也在进行开放中,这些金融中心有各自的特长,所有的金融中心都在发生着变化,这背后的原因是由于中国正在进行金融改革。这当中也包括了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,在我们的报告当中,我们希望有一个长远的看法和眼光,我们希望看一看,十年之后这些金融中心会是什么样的,这个改革的过程会如何改变中国大陆的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,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
  [Paola SUBACCHI] 我们认为10年到15年后,甚至更短的时间内,当我们人民币完全可以兑换,人民币很可能成为世界三大货币体系之一,我们看到改革会推动大中华区域的金融一体化。中国的影响力不仅是在大陆,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地区。很多人说,这是以政策为导向的转型。今天很多讨论、演讲都谈到了这是以政策为驱动的,但这确实会为市场打开新的大门。

  [Paola SUBACCHI] 如果你看看这四个金融中心,市场如何看待这些金融中心很重要,这将决定这些金融中心是否成功,以及成功的程度。哪个金融中心是最开放、最成功的?哪个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才?哪个可以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和资本?哪个可以更好、更有效的分配资本?

  [Paola SUBACCHI] 在各金融中心竞争方面,本阶段我们看到了各金融中心间有很好的互补效应,特别是上海和香港间。当然台北和澳门也是非常重要的金融中心,他们是区域的金融中心。这两个金融中心都已经发展了非常重要的功能,如之前的嘉宾所谈的,它们服务了当地的中小企业。台北的资本企业、金融市场和亚洲创新型的公司有很重要的联系,这两个金融中心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  [Paola SUBACCHI] 上海和香港的金融中心最终会发现两个是齐头并进,有一些竞争。香港现在有一些领先地位,我们要考虑人民币的业务,人民币的离岸结算业务已经成为香港金融中心很重要的业务。但10年后会怎样、15年后会怎样,我们认为这两个金融中心有可能合而为一,到时中国的经济已经非常强了,有能力有两个很大的金融中心。所以我们认为10年和15年后,香港和上海间就没有什么竞争了,但竞争不将成为他们间的主流,因为中国到时候成为很大的经济体。

  [袁满] 谢谢,我认为这个报告很有价值,在两岸四地的合作过程中大家都在讨论一个话题,这四个金融中心怎么安排?他们可以形成怎样的优势互补关系?彼此间的竞争、协作怎么做?你们的报告可以给大家提供量化、精确的分析,这一点来说非常有价值。

  [袁满] 接下来我们进入嘉宾讨论环节。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,人民币资金的跨两岸三地流动,也会给大陆、内地地区的货币政策、监管提出挑战。比如去年有学者提出,在内地市场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情况下,由于利率的存在,大量企业跑到香港离岸市场融资。由于香港离岸市场规模量比较少,学者又提出货币政策泄露效应的说法,也就是说影响了货币政策有效的问题。但我想这也会有一些挑战,我们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呢?

  [Paola SUBACCHI] 我希望给大家谈一些宏观上的想法,我们要去看一下中国在全球经济当中扮演的作用。中国的经济现在比较开放,已经受到其他国家的影响。当然,这是一些不稳定的因素,并不是说经济的开放不是一件好事。中国是非常重要的经济体和国家。有一点非常重要,我们谈的不是一个很小的、公开的经济体,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,也是最大的出口国。

  [Paola SUBACCHI] 除此外,我们还要看重货币的质量。人民币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之一,中国的经济地位也会不一样,今后人民币可能会变得和美元一样有优势的地位。现在的体系并不是说一点成本都没有,中国货币系统也面临着国内的不平衡,所以有可能我们今后会看到更高的风险、更高的成本,这完全取决于中国选择什么样的发展道路。